我跟安德風都知道這個婚姻不過是互相折磨的一場交易。

磨難才會造就更美好的結果?
安圖昇爺爺病倒了,安德風把這筆帳算到公然拒婚的吳長鎂頭上,看著爺爺虛弱的身子,德風盛怒的表情,回到家,她忍不住哭了,「為什麼,為什麼?」
長鎂失控地拉近與宇玄的距離,亂無章法地揮打著,宇玄趁機從後方緊緊抱住長鎂,箝制她的動作。「用力哭出來,我陪妳一起哭……」
宇玄這麼一說,像打開了長鎂的防衛開關,她頓時失去所有力量癱軟下來。宇玄就這麼抱著跌坐在地的長鎂。長鎂終於木然地滑下了眼淚,想起了德風對她的指控。

對長鎂的愛已萌芽的宇玄在心裡呼喊著:「哭吧,吳腸粉,以後,我再也不是雷宇玄,是妳完完全全的宇洛大哥,是永遠照顧你的家人……」
宇玄帶著怒氣找德風,他要幫忙解釋所有的誤會,告訴德風,長鎂有多難過,但德風冷冷看著他:「我已經決定試著丟掉這個人了,所以她好不好過,都與我無關,她的快樂,她的難過,都不是我的責任。」
宇玄很生氣,一股腦兒把不滿都傾倒出來,還痛罵德風:「我老是在收你爛攤子。」安德風狠狠看著他:「我受夠你了,每次都一副護花使者的樣子守在吳長鎂身邊,你說你在幫我收爛攤子,可是我怎麼看都覺得你收的很開心!」
宇玄大喊:「我開心什麼了?你曉不曉得看到吳長鎂那樣我多悶多難過?」安德風不甘示弱:「至少你還能看著她,不是嗎?不要告訴我,你不喜歡這種感覺!」
德風的話令宇玄頓時語塞,他錯愕地望著德風,「被我說中了是嗎?怎麼樣?你是不是越來越喜歡她啦?」
面對德風的咄咄逼人,宇玄忍無可忍,索性爆衝地承認了,「是又怎麼樣?我喜歡吳長鎂!我太喜歡吳長鎂了!像她這種對別人只重義氣不顧自己,善良到讓人心疼的女生,誰會不喜歡?只有你這種白痴才不知道珍惜!」
安德風其實好喜歡吳長鎂,他不知道該怎麼解決上一代的紛爭,他只知道「我就是喜歡待在吳長鎂的身邊」,有一天,老天爺給了他一個新的機會-雷宇玄疑似偷了公司機密!

總是不按牌裡出牌的安德風拿這個理由「逼迫」吳長鎂結婚:「只要妳嫁給我,我就不對雷宇玄提告!」
「和你結婚?」吳長鎂很錯愕!

    全站熱搜

    偶像劇滴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