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心底的洞已經結疤了,吳長鎂,不要讓我的傷口再次流血好嗎?拜託妳!

愛一個人是幸福,被你愛的人所愛是奢華的幸福!長鎂和德風十指緊扣的「一雙手」就要鬆開了嗎?

安德風的愛,就像他的名字一樣,像一陣舒服的微風,輕輕吹拂,讓很久不知道什麼是幸福的長鎂感覺到安心,當然,他也常常出槌,會突然刮一陣怪風,但長鎂知道,那就像是男孩使小性子,所有的莫名其妙,其實只是打翻醋罈的愛。

宇洛的雙胞胎弟弟宇玄就像是日出,陽光柔柔地照著她,真的很溫暖。但宇玄竟在一瞬間變猛豔的太陽,他冷不防將長鎂擁入懷裡,「哥的日記裡總是形容著妳的單純,妳的好,還有讓人心疼的堅強…」

「宇洛還說,和妳在一起,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快樂,看著哥哥這樣的心情,我好像也漸漸貪心了起來,也想擁有這份快樂,所以,長鎂,給我一個機會,讓我代替哥哥照顧妳、保護妳……」

長鎂迷惑了?該掙脫?還是繼續倚在宇玄的懷裡? 這一幕,安德風親眼目睹,大受打擊,他失望又生氣地離去。

「我以為我心底的洞已經結疤了,吳長鎂,不要讓我的傷口再次流血好嗎?拜託妳。」他心裡在吶喊,腦筋無法思考;他和她的人生百轉千折,終於緊緊相依,怎麼才一瞬間,全變了。

愛情有這麼脆弱嗎?或者之前的種種根本是虛幻一場。

「喔不,我心愛的長鎂不是這種隨便的女生,她沒有變心,她沒有……我得做些什麼讓她感動的事,讓她想起我的好……」

愛情這廝真是折煞人啊,它讓人瘋狂,也讓人變傻變呆;其實求來強要的愛情並非真愛。「可是我就是喜歡她啊。」即使有氣,安德風想到長鎂因為比武而受的傷,還是好心疼。「傻就傻,我就是傻。」傻子安德風默默把藥放在長鎂家門口。

「親愛的長鎂,我無法和雷宇玄一樣有一張雷宇洛的臉,我也無法像宇洛大哥一樣很帥地保護妳,我永遠不及他,可是我也想保護妳,而且是用我自己的方式。」

「親愛的德風,你打架不帥、嘴巴很壞,有時比泥鰍滑頭,有時又變成容易受傷的小白兔,你永遠都超越不了宇洛大哥,我…我……」

這一天,兩人意外發現了父母隱藏了多年的秘密,「我們是兄妹?」

    全站熱搜

    偶像劇滴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