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强投資被騙得精光,呂美慈呼天搶地簡直不想活了,蕭强怕被美慈責駡不敢回家,居然碰上了正好在幫百川飯館送外賣的安少,蕭强說外甥像舅,他的外甥已放下王子身段,怎麽他這個舅舅如今走到這麽不堪的地步?蕭强决定他也要像安少一樣從最基層做起,他相信自己一定有能力在這社會生存下去!

佳琪發現朵朵經常到食品廠關心安少,更令她不敢置信的是,安少和朵朵同住在宿舍裏,究竟這個辛朵朵打的是什麽算盤?他們兩人究竟什麽關係?佳琪主動找了朵朵,朵朵面對佳琪的質疑,反問佳琪是以什麽身份來找她?當佳琪一知道安少的母親過世後,旋即宣布分手,難道這是一個未婚妻該有的態度…佳琪反被朵朵倒打一記,開始認爲過去是她太看輕朵朵了,她愈跟朵朵接觸愈發覺得似曾相識,她非得想辦法把朵朵的一切資料都弄到手不可!

終於,疲於應付的少成出了大錯,他把未經高溫消毒的真空袋套上包裝機器,導致近百萬件的醬料真空包必須銷毀,而食品包裝成本與違約金加起來的賠償金額高達百萬人民幣,顧大鵬限他一周內提出還款計劃,否則將告到法院讓他坐牢。

安少感覺到自從他來到百川飯館後,維剛對待他的態度和過去相差許多,維剛對於過去不想多談,對少成態度積極認真,開始對少成刮目相看。而朵朵對少成的表現很滿意,這位尊貴的少爺終於落入凡間,踏實過日子了。對少成而言,這是上天給他的另一個機會。

面臨巨額賠款却無計可施的少成煩悶的坐在天臺上吹風,當初誇下海口要奪回經營權,如今又多捅了一個自己無力負擔的大洞,還能繼續僞裝堅强嗎?無法再擡起下巴看人的少成,意外地與善良又純真的辛朵朵暢所欲言的聊了起來。

如甄因爲一直無法再接觸到安少,同時又懷疑父親有事瞞著她,只有找維剛尋求慰藉,沒想到這才發現維剛和朵朵以及安少都一起住在百川飯館員工宿舍的事實,如甄不由沈下臉逼問維剛爲何欺瞞她,甚至還希望她和安少保持距離,結果安少的心思就全到辛朵朵身上了,這算甚麽跟甚麽啊?維剛提醒如甄,少成不知道辛朵朵是女的還愛上她,那就是真的感情?如甄有如五雷轟頂,不願相信這個事實…

允超爲了天宇建設與人間美味集團以及臺灣文創代表文采姗的跨海合作案,允超要求本案必須有安少成加入工作團隊。允超邀請采珊到安少成親手設計的『晴會所』實地勘察體驗,兩人越聊越起勁,允超聊起自己與少成之間深厚的友誼,以及少成在母親去世後慘遭奸人陷害的憤慨,不知不覺地竟喝掉了整瓶的威士忌,允超因此醉倒,還讓文采姗攙扶離開…

朵朵、維剛及如甄陪著安少回到宿舍休息,如甄一直不肯放棄地要安少搬到

她家,不需要窩在這裏過得如此委屈,但安少還是堅持住在宿舍自在,更何况他在李一陽面前許下了要奪回公司的誓言,如今他什麽沒做到,他只有婉拒如甄的好意。安少繼續在宿舍住下,朵朵雖然高興但也擔心安少是否已知她是女孩?他們兩人相處還能像過去那樣自然嗎?

下著雨的午後,拿著領班給的賠償公文,少成孤苦無依地走在街道上,愈走愈覺得悲憤,失去了母親的庇蔭,他安少成根本什麽都不是!他走了好久好久,竟無意識地走回了那座昔日的城堡,他看見大門貼了一張公告,聲明房子已被法拍了…以後,他真的再也無家可想,無家可回了…

萬念俱灰的少成走在滂沱大雨中,不料,左側突然閃來一道亮光,刺得少成睜不開眼,迷蒙間少成好像看見他的母親在不遠處溫柔的召喚著她,少成臉上露出難得的笑容…他真的好累,也許,這樣結束也好…

    全站熱搜

    偶像劇滴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