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n跟凱琳告知自己任務完成打算離開,在告別時也讓凱琳知道雖然不怎麼欣賞她的工作態度,但還是會讓她通過試用期,凱琳總算能放下心中的大石頭而開心著,當Steven離開集訓地自行走在山路間,突然間開來一輛車,裡面衝出幾個蒙面的大漢,將Steven的東西全都奪走還把他打了一頓,受了傷的Steven躺在原地,碰巧被打工結束要回排球隊的青瀚跟石頭發現滿身傷痕的Steven,但他們因為Steven偷拍照片的事情對他很沒有好感,只是將他大概安置一下就不顧的趕緊跑回集訓地,回到隊上告訴大家這件事情,辛吉卻帶著大家去救Steven以德報怨。

而原來那幾個搶奪Steven東西的大漢是賈天昊派來的,當賈天昊得意的自己為拿到東西卻一看不是他所要的戰術機密,剛好凱琳也打電話來詢問此事是否是他所做的,當然賈天昊打死也不承認,還裝好心問著Steven的狀況如何,卻也得知Steven即將就要離開,這也表示他沒有機會拿到帝北隊的戰術機密了,當然Steven為了回報帝北隊也打算不報導出戰術機密了。凱琳在這些集訓的日子尤其發生這麼多事情後,似乎也被謙睿能展現出他自己的個性和想法所吸引,而且還獻上了一個吻給謙睿,海靜看到兩人如此的進展,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到了謙睿救球測驗的日子,場上大家也都幫著謙睿加油,海靜也提醒謙睿要謹慎注意,青瀚則負責發球,當前幾球都還算順利的救球成功,但是到了第三球卻沒失誤了,謙睿不以為意的還跟辛吉開玩笑故做輕鬆,沒想到辛吉卻叫一旁的海靜做蛙跳懲罰,謙睿有點錯愕的緊張,認為辛吉不應該因為自己的失誤處罰海靜,但是辛吉告訴謙睿負責訓練的是海靜,所以她必須連在責任,謙睿又氣又無奈,只好對接下來的球數更加認真,但是還是出現失誤,所以海靜還是默默的接受懲罰,再一旁看的青瀚跟謙睿都有所不忍,而海靜也因為腰痛的關係看起來似乎有些吃力,而儘管謙睿的賣力卻也還是沒有通過這次的測驗,因此辛吉要海靜跟謙睿兩人繼續留下來練習到能通過測驗,而海靜也因為蛙跳的懲罰讓腰更加的痛,大家離開時青瀚本想過去關心一下海靜,卻剛好接到母親傳來的緊急訊息而離開,謙睿也提醒海靜是否應該去看個醫生檢查狀況。

青瀚趕回家中看到臉上帶傷的母親正帶著行李和兩個年幼的弟弟準備離開,原來是因為繼父欠了兩百五十萬的債務,討債的人找上門來,因為拿不出錢來母親才打算趕緊離開,青瀚聽了也感到無能為力苦惱著該如何解決,於是他回想起賈天昊曾經對他開出三百萬的價錢讓他到東煌打球,在現在這個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他決定只有到東煌隊打球才能解決目前的經濟危機,而青瀚也回帝北隊告訴辛吉和海靜,海靜罵著青瀚為何不找她商量或許還有其他方法,但是青瀚心理也很明白的告訴海靜,他知道他們兩個已經不再像以前男女朋友那樣關係了,所以他必須自己解決問題,也可以不必牽掛海靜能放心到東煌打球。

青瀚離開了帝北隊讓整個排球隊上上下下都士氣低落,除了謙睿依然很賣力的做著許多練習,而海靜為了鼓舞大家,也帶領著女排隊更加賣力練習期許能代替男排隊拿下冠軍,但因為密集的練習讓海靜的腰有些吃不消,但是海靜一直隱瞞著大家,卻還是不小心讓謙睿給發現,便帶海靜到醫院做了檢查,檢查結果出來才知道,海靜原來會腰痛跟腳麻是因為『椎間盤突出』的緣故,而醫生也建議她不要再做任何激烈運動,也要開始做復健,否則之後的後果會更不堪設想可能連走站坐都有問題,聽到這樣結果的海靜完全無法接受,一向熱愛排球是排球如命的海靜,在怎麼樣她都不願意輕易的放棄,而謙睿跟辛吉也只能苦口婆心的勸海靜,所知道海靜狀況的排球隊隊員也都只能試圖安慰海靜的情緒。謙睿看到如此任性又倔強的海靜,知道排球是她的命,但是身體上的痛苦卻也讓他很不忍心,謙睿努力的上網查相關『椎間盤突出』的復健方法,希望能做些什麼來減低海靜的病痛,海靜感受到謙睿的用心也非常感動的覺得心情上好多了。

帝北隊在青瀚離開帝北隊,海靜身體又出現問題的狀況下,所有球隊的隊員們都失去了信心和動力,似乎全都無心在練習上,而且對於未來的前途都感到有些堪憂,辛吉在無意間聽到隊員們的這些心聲,認真思考後也覺得在企業聯賽或許也沒機會了,便決定乾脆結束掉帝北隊,也不需要再做練習早點放大家去做想做該做的事情,當大家聽到辛吉說要解散反而也有些感傷,尤其謙睿聽了更覺得很可惜,而且他這兩個多月來的練習不就白費了,但聽過辛吉對他的解釋還有也稱讚了謙睿的天份,他才了解辛吉也是無奈才做這個決定。

當辛吉和謙睿到醫院告訴海靜這個決定,海靜既生氣又難過,激動著情緒認為不應該在還沒出賽就先認輸,告訴辛吉絕對不要就這樣結束掉帝北隊,但是辛吉只是頭也不回靜靜的離開……

 

    全站熱搜

    偶像劇滴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