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我的排隊情人文字劇情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謙睿握著昏迷中海靜的手,回想著從小到大兩人所有難忘的回憶,當海靜總算清醒後看到陪在一旁的是謙睿,而且還握著她的手,海靜趕緊將手抽回,謙睿再次抓住海靜的手並告訴她,當初為何會選擇分開並決定一年不要聯絡的原因,是因為想要搞清楚自己對海靜的感覺,而本來一直找不到答案的時候,卻在海靜被撞的剎那,謙睿明白自己是喜歡海靜的。

沒想到海靜卻說她喜歡的是青瀚,所以他們兩個之間的緣分已經結束了,謙睿這才意識到自己說要賭這一年不聯絡,是多錯誤的決定,但是海靜希望謙睿接受這個結果。當謙睿回到賈宅,凱琳拿了一份辭呈交給謙睿,告訴他可以離開東煌,而且也對謙睿坦白自己那天跟蹤他去交易看到他和海靜,也知道海靜被車撞的事,雖然謙睿告訴凱琳他被海靜拒絕了,但是凱琳說海靜應該是愛著他的,不然那時候不會為了保護小天使而不顧性命,告訴謙睿趕緊回到海靜身邊,謙睿開心的打包整理起自己的行李。

謙睿也打算加入富山隊打排球,大家也都很歡迎謙睿回來,海靜跟青瀚卻顯得沉默而且若有所思,海靜知道謙睿來打排球的原因並不單純,謙睿也很直接的告訴海靜他就只是想要回一年前的約定,把當初喜歡他的那個海靜要回來,而青瀚聽到很不高興的質問謙睿到底是怎麼回事,謙睿也直接不保留的說他喜歡海靜,海靜告訴青瀚她是不會喜歡謙睿的,也告訴謙睿她已經和青瀚訂婚打算嫁給他了,便拉著青瀚離開,留下晴天霹靂不敢置信的謙睿。

s780117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當海靜還是決定告訴謙睿真相時,凱琳卻突然跑來告訴謙睿另一個重大的真相,而凱琳也替父親向謙睿和海靜道歉,但是比賽也結束了,就算現在知道真相也不能如何,所以謙睿打算就這樣原諒凱琳了,但是碰巧辛吉也聽見了,他卻不打算就這樣算了,認為應該到排球協會告發賈天昊,讓他得到應有的懲罰,不能讓他逍遙法外在害到其他人了,而凱琳似乎也早就預料到會有這樣的情形,她說願意代替父親受懲罰,但是最後謙睿和海靜因為凱琳的主動認錯,也不打算繼續追究,而凱琳也告訴謙睿不需要答應父親的威脅和她交往,海靜這才知道原來謙睿選擇的困擾是在她和凱琳之間。

海靜認為謙睿對此遲遲無法做出決定,認為謙睿要喜歡她應該是沒希望了,辛吉知道告訴海靜這樣其實應該是謙睿喜歡她才無法做出決定,海靜聽了有些開心卻也半信半疑,謙睿母親知道海靜在找工作,告訴辛吉可以幫忙,但是辛吉也告訴白母謙睿和海靜上床是假的,所以不需要再覺得對海靜有什麼虧欠,而謙睿意外聽到這事的真相簡直氣炸了,他找了海靜想問個清楚明白,兩人也因此吵了一架,兩人因此陷入冷戰。

凱琳為了幫謙睿家中狀況,又不希望謙睿遭到父親威脅,因此自己以絕食來對父親抗議,賈天昊不忍自己唯一的獨生女這樣委屈自己,只好勉強答應幫助謙睿家的公司狀況,但是還是有一個條件就是謙睿必須到他公司上班,沒想到謙睿願意接受著個條件。離開的日子到了,謙睿依舊無法弄清楚自己喜不喜歡海靜,因此他決定讓時間來解決心中的疑問,他跟海靜打賭一年不要互相聯絡,謙睿想用這一年,弄清楚自己對海靜到底是怎麼想的。

s780117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比賽場地的路途上,謙睿對於自己怎麼會糊塗的睡在對手家,還在比賽中遲到,而感到十分愧疚,但是海靜一整路也沒對他有任何責備或質問,謙睿反而開始覺得海靜有些不對勁,才發覺這陣子海靜似乎都躲著他,海靜卻沒給謙睿任何回答,只是告訴他現在只需要打贏東煌,因為在海靜心裡,還是覺得她只要好好待在謙睿身邊彼此當好朋友關係或許才是最恰當。

當大家還在疑惑謙睿怎麼沒有出現比賽時,謙睿和海靜兩個人總算順利趕回場上,從那一刻起,謙睿與青瀚的對決才算真正開始!兩隊一路纏鬥到第五局,誰也不肯讓步,在比賽緊張時刻,在場邊的白母卻接到公司出狀況的電話便盡速離開,最後,帝北仍以兩分之差,敗給了東煌。謙睿為此更加愧疚自責球隊因此即將被解散,大家也並不責怪謙睿,倒是認為謙睿莫名其妙在賈天昊家昏睡,一定是賈天昊跟凱琳搞的鬼,但是沒憑沒據的也無法確定指控他們,凱琳送了個蛋糕到海靜家,馬上被趕走,凱琳並不認為輸球是因為賈天昊有搞什麼鬼,而海靜這樣的指控讓凱琳再次想出手打她,但是謙睿阻止了也憤怒的請凱琳離開,凱琳看到謙睿如此袒護著海靜,心裡難過的默默回去,回到家也和賈天昊哭訴,但是也再次問賈天昊是否真的是因為他有做了什麼不應該的手段,當然賈天昊不可能對凱琳說真話,凱琳也很相信父親,卻也因為擔心謙睿不喜歡自己了而更加害怕傷心,護女心切的賈天昊告訴凱琳絕對不會讓謙睿不喜歡她的。

辛吉沒有達成帝北董事會的要求拿到企業聯賽冠軍,他以為這次球隊絕對會被解散了,沒想到集訓時Steven採訪帝北排球隊的新聞竟登上國際知名雜誌,讓辛吉的球隊聲名大躁,因此有一家想組織職業排球隊的企業─富山銀行,表明想要資助辛吉與球員的心態,從此之後,辛吉與球員們正式進入富山銀行隊,繼續職業排球生涯。此時,謙睿得知家裡公司出現了空前的危機!謙睿也因為煩惱而被海靜察覺才問出謙睿家裡的狀況,海靜認為唯一能拯救謙睿家公司的人只有賈天昊,就叫謙睿去找凱琳幫忙,但是謙睿表示要再考慮看看,因為他並不想要跟賈天昊扯上任何關係。

s780117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等了時間差不多卻還不見謙睿來,海靜有些失望的回到宿舍,這才看到手機傳來簡訊原來大家都跑去幫謙睿慶生,在包廂幫謙睿慶生的大家玩的開心,於是拱凱琳和謙睿親吻,來到包廂剛好開門的海靜看到這一幕,海靜心痛的離開也沒人發現,大家結束活動後謙睿送凱琳回去自己便回集訓地,回到露營車門口才無意間發現海靜留給他掉落的紙條,趕緊衝到游泳池找海靜,而海靜看起來似乎心情不太好,謙睿以為海靜因為他的失約而不高興,但是海靜試圖掩飾是因為看到他和凱琳接吻而失落,謙睿收到海靜放在門口的禮物跟卡片,但是卡片裡含糊的意味讓謙睿看的不是很明白。

眼看只剩下十幾天的時間能訓練,大家都卯足了全勁衝刺,不斷練習戰術並且培養和謙睿的默契,謙睿一天一天的進步,也將所有隊員的士氣帶到了最高點,集訓結束後,謙睿回到家中,忘了當初隱瞞母親去打排球的藉口而說露嘴,謙睿只好坦白告訴母親辛吉並沒有得癌症,而真正原因是因為和海靜上了床所以才去打排球做彌補,白母聽到衝到海靜家,謙睿以為母親是要去責怪海靜,不過原來是白母覺得是虧欠海靜,希望還能對海靜做些什麼其他的補償,但是海靜希望這件事趕緊結束就好,她已經越來越無法跟謙睿面對面,因為她心裡還是愛著謙睿,兩人越是親近海靜只是更加痛苦,剛好青瀚來到海靜家門口三人碰到,化解了些微的尷尬,三人也替即將到來的比賽彼此互相打氣。

帝北隊意外成為今年企業聯賽的大黑馬,因為白謙睿進步神速的球技,並展現出他驚人的彈跳力配合著戰術,震驚了所以觀眾、主播和記者媒體,當然也帶給帝北對所有球員更多的信心,但是在女排這邊,辛吉阻止海靜參賽,在場邊看的海靜看著比賽的狀況,實在忍不住便偷偷想辦法上場,但是還是因為腰的傷勢有所影響,最後還是被辛吉換了下場,但是男排方面,謙睿還是帶領帝北一路過關斬將來到總決賽,媒體甚至還給了謙睿一個封號,叫做『Air Prince』。然而,等著跟帝北決一死戰的,是蟬聯五屆冠軍的東煌隊,這也代表Air Prince白謙睿將會對上移動城堡陸青瀚,是一場絕對精采可期的賽事!

s780117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teven跟凱琳告知自己任務完成打算離開,在告別時也讓凱琳知道雖然不怎麼欣賞她的工作態度,但還是會讓她通過試用期,凱琳總算能放下心中的大石頭而開心著,當Steven離開集訓地自行走在山路間,突然間開來一輛車,裡面衝出幾個蒙面的大漢,將Steven的東西全都奪走還把他打了一頓,受了傷的Steven躺在原地,碰巧被打工結束要回排球隊的青瀚跟石頭發現滿身傷痕的Steven,但他們因為Steven偷拍照片的事情對他很沒有好感,只是將他大概安置一下就不顧的趕緊跑回集訓地,回到隊上告訴大家這件事情,辛吉卻帶著大家去救Steven以德報怨。

而原來那幾個搶奪Steven東西的大漢是賈天昊派來的,當賈天昊得意的自己為拿到東西卻一看不是他所要的戰術機密,剛好凱琳也打電話來詢問此事是否是他所做的,當然賈天昊打死也不承認,還裝好心問著Steven的狀況如何,卻也得知Steven即將就要離開,這也表示他沒有機會拿到帝北隊的戰術機密了,當然Steven為了回報帝北隊也打算不報導出戰術機密了。凱琳在這些集訓的日子尤其發生這麼多事情後,似乎也被謙睿能展現出他自己的個性和想法所吸引,而且還獻上了一個吻給謙睿,海靜看到兩人如此的進展,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到了謙睿救球測驗的日子,場上大家也都幫著謙睿加油,海靜也提醒謙睿要謹慎注意,青瀚則負責發球,當前幾球都還算順利的救球成功,但是到了第三球卻沒失誤了,謙睿不以為意的還跟辛吉開玩笑故做輕鬆,沒想到辛吉卻叫一旁的海靜做蛙跳懲罰,謙睿有點錯愕的緊張,認為辛吉不應該因為自己的失誤處罰海靜,但是辛吉告訴謙睿負責訓練的是海靜,所以她必須連在責任,謙睿又氣又無奈,只好對接下來的球數更加認真,但是還是出現失誤,所以海靜還是默默的接受懲罰,再一旁看的青瀚跟謙睿都有所不忍,而海靜也因為腰痛的關係看起來似乎有些吃力,而儘管謙睿的賣力卻也還是沒有通過這次的測驗,因此辛吉要海靜跟謙睿兩人繼續留下來練習到能通過測驗,而海靜也因為蛙跳的懲罰讓腰更加的痛,大家離開時青瀚本想過去關心一下海靜,卻剛好接到母親傳來的緊急訊息而離開,謙睿也提醒海靜是否應該去看個醫生檢查狀況。

s780117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靜將縫好的衣服拿給謙睿,碰巧凱琳出現,謙睿將縫好的背心給了凱琳,凱琳稱讚謙睿手藝不錯,正當謙睿打算告訴凱琳衣服是請海靜幫忙的,海靜卻先開口將這功勞推給謙睿,謙睿也配合的點頭,海靜為了製造機會給謙睿,便留下兩人慢慢聊自行先離開了。當凱琳拿背心回到Steven房間時,卻被Steven因為一封緊急的Mail急需要有人翻譯卻找不到凱琳而發飆,結果凱琳幫忙看了Mail才知道只是一封垃圾信,卻被steven誤會的破口大罵而覺得委屈,但是因為還在試用期內所以凱琳只好忍氣吞聲。

凱琳還是每天跟著Steven一起跟著排球隊練習繼續拍攝,Steven碰巧拍到一半記憶卡滿了無法再拍攝,便請凱琳趕緊先拿回去將照片存檔,謙睿聽到了就自告奮勇說要幫凱琳拿回去,而再練習中的海靜因為雙腿有些發麻,辛吉發現也請準備回去的謙睿一起順便帶海靜回去休息,在車上海靜就拿著記憶卡在手上玩著,好奇著裡面大家所被拍的照片如何,謙睿開著車回集訓地途中,海靜突然說要上廁所只好停車讓海靜下車方邊,蹲在山邊的海靜一個不小心將記憶卡掉到山下,謙睿過來幫忙海靜想要撿回記憶卡,一個不小心兩個人都跌落山下,等的良久的Steven有些失去耐性,問著凱琳記憶卡為何還沒回來,而且此次的戶外練習又是最後一次,所以非拍不可,但是當大家緊張的也都回到集訓地時,謙睿和海靜居然比他們慢還沒回來,大家也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而跌落山下的兩人都受了一點傷,海靜的腳有些無法走動,謙睿趕緊帶她回去而暫時也不管找不找到記憶卡了。

看到隨後回來的兩個人凱琳想關心一下狀況而Steven卻追問記憶卡的事,謙睿很老實的告訴Steven他們把記憶卡弄丟了,Steven一聽氣的對凱琳發火,並說打算把凱琳換掉不需要她留下了。凱琳也跟著火大的對謙睿罵了一頓,也不理會謙睿如何試圖想解釋的機會便轉身離開,留下難過的謙睿和內疚的海靜。

s780117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謙睿因為過度的練習,導致雙手肌肉酸痛到舉不起來,剛好肚子又餓了,因此找來海靜餵他吃飯,海靜覺得好笑便邊餵謙睿邊和他玩鬧起來,剛好青瀚經過看到兩人打鬧和樂的樣子,心情有些低落但還是走過去和兩人打招呼,才知道原來是謙睿因為練習過度手無法使力自己吃飯,海靜便請青瀚幫忙餵謙睿,青瀚也藉機問謙睿為什麼會突然想打排球的原因,謙睿看了看海靜就隨便說了個理由糖塞,雖然青瀚聽的半信半疑,不過還是告訴謙睿認為他應該很適合打球,謙睿聽了並沒有什麼想法只覺得自己在這樣操下去可能很快就往生了,海靜跟青瀚兩人聽了大笑

    大家每天密集的練習,謙睿也在大家結束團體練習後自行繼續練習測驗的內容,謙睿原本適應不良的身體也漸入狀況,眼看著測驗的日子就來臨了,大家都替謙睿緊張到底他能不能通過測驗,畢竟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要能連續擊球100次是有些難度,大家都抱著緊張又期待的心情看結果,很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謙睿一球一球穩扎穩打的竟然真的就完成了100球的連擊通過測驗,大家開心替謙睿歡呼,辛吉也很高興自己沒看錯人,謙睿真的是有打排球的天份。

    謙睿在眾人面前掩飾著自己通過測驗有多麼開心,等回到了露營車才展露出自己快掩蓋不住的雀躍,剛好凱琳也在這時候在電腦上上線,謙睿忍不住興奮的告訴他這個消息,凱琳看到謙睿如此開心覺得謙睿應該愛上排球了,但是謙睿只是否認,並告訴凱琳只是因為不喜歡失敗,但是自己完成一件事是很開心,而且只要在剩兩個月就可以解脫打排球的日子,凱琳告訴謙睿她父親賈天昊的球隊也在集訓地附近做練習,所以過幾天會過去,可以順便去探謙睿的班,謙睿聽了當然是非常開心。

s780117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了集訓地點分配房間謙睿、青瀚、石頭、華仔住在一間,謙睿對於和其他人同住感到不是很自在,而且集訓規定早上六點就得起床訓練,讓謙睿痛苦的完全不想配合這種團體生活,找了辛吉想要討價還價一下,而海靜答應讓謙睿可以不和大家一起睡,能睡在自己的露營車上,但是早上六點跟大家一起訓練體能的一定要參加無法妥協,為了讓謙睿心甘情願的配合,他們兩個決定比賽鐵人三項來賭注。

為了做比賽的準備,兩人都各自做些暖身的練習,而謙睿身旁的王朝和馬漢幫忙做了兩人身體狀況和體能分析,結果指出以謙睿的狀況來和海靜比賽,很有可能輸給海靜,為了幫忙謙睿贏得比賽,兩人決定使點小手段請了幾個猛男到女生宿舍表演Man power秀,先讓海靜玩到體力透支,參加比賽時謙睿就有獲勝機會。而看到是免費的Man power,女生們都開心的玩了起來,也慫恿海靜一起玩,而大家不疑有他中了王朝和馬漢的計謀。

果然準備開始比賽時海靜看起來精神不濟,謙睿看到自己有贏的勝算便輕鬆得意起來,還偷偷稱讚王朝和馬漢做的不錯,但是聽到海靜說自己不是因為被吵到睡不著,而是也有跟猛男一起玩的內容,謙睿頓時感到有些莫名的冒火並和海靜賭氣,但在剛開始比賽途中還是一直追問著海靜昨晚的細節。

s780117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謙睿去見海靜說自己的手因為訓練過度而脫臼,海靜發現謙睿這次是真的受傷了,謙睿以為自己鐵定是逃過一劫,卻忘了海靜接回去的功夫是一流的,三兩下就幫謙睿接好了,謙睿扼腕。

謙睿因為訓練課程頻頻做惡夢,讓他覺得在這樣下去絕對不行,努力想辦法要逃離,謙睿決心今天不進排球場,精神不濟的謙睿邊走邊打哈欠,卻沒注意到車子正行駛過來,小米眼見謙睿危險,急忙的衝了過去推開謙睿,卻害得自己被車撞,眼見躺在病床上的小米,在病房外謙睿的心情非常的複雜及自責,聽見小米為了保護隊上的秘密武器而不惜犧牲自己,謙睿逃也似的轉身離開;謙睿的心情出現了拉扯,不知道該選擇英國唸書還是留下來打球。

回到高雄的凱琳約了謙睿一同吃飯,謙睿假設性的提出問題,凱琳則是贊成謙睿去英國,畢竟那是他原來的人生,謙睿聽了更自我催眠,小米受傷並不是他的錯,去英國才是他原本的人生。

s780117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謙睿與青瀚到處都連絡不到海靜,青瀚擔心的衝出去找,但是喜歡青瀚的凱琳卻略略感到醋意;謙睿卻剛好在公車站牌看見了海靜留下來的OK蹦,但是謙睿不知道海靜坐上了哪台公車,只好直衝公車總站,但卻又遇上收班,謙睿只能守株待兔等到明早,終於有司機認出了海靜,謙睿連忙趕去海靜昨天下車的地方。

謙睿到了目的地看了四處如此荒涼,也不知道該從何找起,只好邊走邊大聲的喊著海靜,越找越沮喪的謙睿走進某間公廁方便時,隔壁突然伸來一隻腳,嚇的謙睿倉皇的大叫衝出廁所,碰巧隔壁的竟然是睡著的海靜,聽到一聲大叫被驚醒也衝出廁所,兩人見到彼此謙睿激動又開心的擁抱海靜,但海靜一愣的推開謙睿才讓謙睿想到自己應該為了找海靜而生氣才對,兩人便邊鬥嘴邊回到飯店。

正當青瀚還在焦急的尋找海靜,海靜與謙睿卻已回到飯店,青瀚見平安無事的海靜原本很高興,卻見海靜與謙睿兩人有說有笑走進同一個房間沒看到青瀚,他頓時憤怒的找謙睿算帳,海靜阻止,對於要進東煌的青瀚,海靜沒辦法給予完全的祝福,於是海靜選擇分手希望青瀚可以見諒,青瀚見海靜離去的背影深感無力。

s780117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起來就被海靜打的謙睿,一直揉著痛處一邊解釋是因為昨晚海靜一直哭,為了安慰她,才會抱著她睡,海靜不聽要謙睿晚上換睡地板,海靜決定留下來跟謙睿一起注意青瀚及凱琳,首先第一步,海靜要謙睿先變成凱琳喜歡的樣子,於是幫謙睿改造成陽光男孩,還逼他要跑步流汗,謙睿裝做巧遇要出門的青瀚及凱琳,兩人對於謙睿的加入並沒有什麼意見,謙睿偷偷的跟海靜比OK的手勢。

海靜事先就先跟謙睿說了青瀚最討厭的事情,就是陪女孩子去逛街,怕高及小氣,謙睿就故意針對這三個下手,想盡辦法讓凱琳對青瀚產生不好的印象,果然凱琳對於青瀚的行為讓她對他有點改觀。但當謙睿想要找海靜分享時,卻見偷偷跟在三人後面的海靜忍住作嘔衝了出去,謙睿擔心找了藉口跟了出去,果然發現海靜不停的在乾嘔,因為海靜聞到魚的腥味而感到反胃,兩人心裡想著同樣一件事,謙睿鼓起勇氣跑去藥房買了不同牌子的驗孕棒給海靜,海靜擔心如果真的懷孕,謙睿正要回答卻遇到了青瀚與凱琳的經過,兩人偷躲起來卻聽到凱琳跟青瀚告白,凱琳告訴青瀚,自己是很喜歡他,但是今天才知道他有眾多凱琳不喜歡的缺點,但是她願意包容他所有的缺點,希望青瀚給她一次機會,青瀚卻沒有回答。

謙睿沒有想到青瀚沒有正面回答凱琳的告白,希望凱琳給他一點時間,海靜心情卻還是也不好過,海靜不斷的作嘔讓謙睿很不好受,要海靜趕緊去驗一驗,海靜答應,海靜問謙睿本來打算怎麼回答她之前的問題,謙睿想了想如果海靜懷孕的話,他就會跟他絕交,畢竟兩人都無法想像成為夫妻的兩人,海靜想想也是,只是沒想到謙睿這麼不負責任,還好之前沒跟他告白,謙睿不知道原來海靜之前跟他告白過,於是追問海靜,海靜說出以前小時候曾經跟他告白但是卻沒有跟他本人說到,海靜問謙睿如果當年他有見到她,那他打算怎麼回應她的告白,謙睿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此時一陣風吹來,卻剛好把頂樓的門吹關兩人驚訝被鎖在頂樓。

s780117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靜與謙睿一覺醒來卻發現自己全身幾乎是全裸,彼此都嚇了一跳,辛吉又進來大驚小怪強調他們昨天發生了超友誼的關係,兩人否認,卻又想不起昨晚的事。辛吉要謙睿負責一是跟海靜交往,一個就是進帝北打三個月的排球,辛吉提出的兩個要求都為難了謙睿,海靜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而謙睿非常的煩惱。

兩人以為發生的超友誼關係,使得兩人的見面變的異常的尷尬,兩人都想要避開對方,但是實在是太過於不自然讓謙睿決定打開天窗說亮說,兩人回想昨夜發生的事,但是重要關頭的卻都想不起來,謙睿要求海靜忘記昨天發生的事,要海靜不要追究這樣說不定辛吉就會放棄要他去打排球的事,海靜聽了非常的生氣認為謙睿還是跟小時候一樣自私,謙睿想起小時候一直以為海竟是哥兒們,卻在小學畢業典禮時發現她穿裙子,而嚇到再也不敢靠進海靜,直到海靜換回小男生的打扮,但是這件事在海靜小小的心靈留下了傷害;這次的事情,謙睿還以為可以像小時候一樣,要海靜忘記他們就會恢復原來的友情,但是看起來好像沒有那麼簡單。

謙睿為了自己的疏忽想跟海靜道歉,卻碰上青瀚來找海靜,謙睿攔住了青瀚不讓他見海靜,他不想讓青瀚再度的傷害海靜,海靜卻出來要謙睿先回去;海靜要青瀚也回去,青瀚說不想跟海靜分手希望她可以回心轉意,但是當海靜問他是否改變心意不去東煌,青瀚卻回答不出來,海靜失望的告訴青瀚,如果他不打算放棄進東煌,那她也不會改變心意,青瀚心痛無奈。

s780117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寧靜的早晨,陽光灑進房間,一通電話劃破寧靜,謙睿醒來接起電話,想起今天自己有比賽,一腳踩過躺在一旁的海靜……
白謙睿,一個外表帥氣,品學兼優,素有王子的稱號,在學校裡就是一個萬人迷,唯一知道他其實私底下一點王子氣質都沒有的就是他從小一起長大號稱哥兒們的辛海靜。
辛海靜,一個愛運動的女生,沒錯,她是女生,但是在謙睿的眼中她一點女孩子的氣息都沒有。

s780117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