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很傻耶,你不明白嗎?你越逼自己對吳長鎂無感,就代表你對她越有感覺!

有時候,恨某一個人,恨得莫名其妙,恨到最後,不知道為何而恨,就在遲疑、懷疑的那一秒鐘,「愛神的箭」射了過來,那一刻到來,就再也回不去了。

愛了就是愛了,不需要特別的理由。

雷宇玄恨長鎂,恨她間接害宇洛大哥出車禍身亡,恨她讓他失去了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恨她愛上別的男人,也恨她燒毀哥哥的日記本……宇玄對長鎂是充滿心機的,可是,長鎂卻真心待他,在他被路上的犬隻攻擊時,挺身保護他,長鎂受傷後仍笑著說:「沒關係,你沒事就好。」

「我恨她,她即使保護我,我還是恨她……我……。」宇玄說不下去了,長鎂是這麼善良,相對充滿心機的他,他羞愧了,宇玄傾聽內心的聲音,他深深迷惑了。

宇玄躺在床上看著手機中長鎂的照片,畫面停留在是否要「刪除」位置上?該刪?不該刪?該留?不該留?

「她打亂了我的生活、我的心情,還有我的一切!我不喜歡這種感覺,現在我只想遠離她,讓我做回自己!」宇玄發現對長鎂的恨意愈來愈淡,愈飛愈遠,「我是怎麼了?」面對長鎂,他開始感到徬徨與侷促,想接近長鎂,又想跟她保持距離。

這就是愛情,漸漸萌發的愛情;冰冷如他,被像暖流一般的長鎂給融化,「我想保護她。」

安德風的前女友詠心為了搶回男友的心,刻意設計長鎂,說長鎂是「小三」,宇玄逮到詠心的壞心眼,跳出來保護長鎂,「今天竟然保護了一個我曾經一度想撞死的女人,這女人真的好可怕,但最可怕的是,這樣的轉變,我卻好像一點都不討厭……。」

有一天,長鎂、德風、宇玄意外出遊,那個地方曾經是長鎂、宇洛約會的地方,長鎂主動開口借了宇玄的肩膀,靜靜依偎他的肩頭,往事一幕幕,彷彿昨天才發生的事,宇玄不拒絕,不說話,恬淡地享受這氣氛。

此刻的德風有點自卑與卻步,他知道長鎂心中某一個地方是專屬於宇洛大哥,他無法侵犯,也無意改變,但他的確有些吃醋。

「你……不會像宇洛大哥一樣喜歡上她吧。」宇玄努力壓抑自己的情感,用力裝做無所謂,還是不小心露了餡兒,安德風發現了。

他的愛情之路將再度受到挑戰!

    全站熱搜

    偶像劇滴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