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真淒涼,受傷也不看醫生,工作完,一個麵包,一罐飲料,就這樣過一餐……

這是長鎂的簡單生活。

才廿啷噹歲,花樣年華呢,會開始過這麼簡單的生活,通常是不得已的,長鎂吃著菠蘿麵包,卻像品嘗山珍海味般開心,但好友雅婷知道,長鎂的開心帶著一些愁悵,一絲哀傷,燦爛的微笑中是和著隱形淚水的。

她沒讓任何人看出她心底深處永遠磨不掉的傷痕記號,她知道,生活的確不容易,但也可以很容易,只要心裡有愛,「我不就這樣熬過來了嗎?」

走,元氣滿滿上工去!不是說了嘛,宇洛大哥是她的神奇百憂解,有了他,就沒有過不去的事,「我並不孤單,因為一直有人在我的身邊!」宇洛大哥曾經對長鎂說:「拚了命保護別人,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嗯,宇洛大哥是用生命在保護著長鎂。

我喜歡他,他喜歡我嗎?還是他其實喜歡另一個她,或者她其實也喜歡他?有緣認識,不見得有緣手牽手一起走到路的盡頭,在人生路上,就是會出現好多個他,德風就是那一個莫名其妙的他……

安德風和吳長鎂相遇了,他驚訝的是她居然變成一個身手不凡的女圍事!親眼目睹長鎂冒死拼命工作,德風不禁沒來由的生起氣來,「一個女孩子家為什麼要把自己搞成這樣,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

眼見危險將至,德風不顧一切衝了出去,因為全世界,只有他可以欺負吳長鎂!「妳為什麼選擇這麼危險的工作啊?難道妳志向、沒有夢想?」知道自己沒這個立場,德風還是脫口而出。吳長鎂大聲回答他:「拚了命保護別人,直到生命最後一刻,這就是我的夢想。」

「今天哭完就別哭了喔,明天開始,我們一起保護別人吧!」15年前,宇洛大哥是那樣溫柔地告訴小長鎂、保護著小長鎂,或許對宇洛大哥來說,那只是一時安慰小妹妹的話,但對長鎂來說,那將是她一生最執著的約定。

吃著最愛的菠蘿麵包,長鎂斗大的眼淚開始不自覺滴落,她不想哭,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

此刻的她好想再聽到宇洛大哥再對她說:「長鎂…別哭,宇洛大哥在這裡…宇洛大哥不走…。」

德風看著長鎂,想起那些被欺負的童年往事,他很想報復,但看到她這麼賣命工作,一個菠蘿,一瓶多多就解決了一餐,意氣風發的他心裡也酸了一下。
大野狼本來要吃掉小紅帽,但野狼卻不小心慢慢慢慢慢慢走進愛的陷阱……

    全站熱搜

    偶像劇滴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